“捡”来一个妈 当宝养着她

【时间: 2021-09-13 09:16 内江日报】【字号:
为老人梳头

隆昌市龙市镇福庆村14组村民郑德琼的家庭并不富裕,特别是近两年,家里接连遇到变故,生活变得艰难,但她对年近九十岁的老人陈秀英却不离不弃,悉心照顾,在当地传为佳话,她还被评为2020年度“隆昌孝亲敬老楷模”——

喊过一声妈

一辈子是“妈”

9月9日,隆昌市龙市镇福庆村14组,金黄的稻田里,收割过的水稻又萌发出二茬新稻。

89岁的陈秀英坐在院坝的矮墙边上,混浊的双眼随着匆忙归来的郑德琼而有了一丝亮光。

“妈,这段时间我有点忙,你要乖点哈!”郑德琼帮陈秀英拢了拢鬓边散乱的发丝,略带愧疚地说。

“我晓得了,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陈秀英像个孩子一样回答。

画面很和谐,不知道内里的人,大多会猜测,这要么是母女,要么是婆媳,但很难想象,尽管唤她一声“妈”,郑德琼和陈秀英却毫无血缘或姻亲关系,陈秀英其实是6年前郑德琼从外面“捡”回来的。这其中还有一段故事——

郑德琼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十几年前,曾四处求医无果,机缘巧合下,她结识了一名略懂医术的退休老人。老人在为郑德琼做了诊断后,不仅不收钱,还时不时地炖些补品请郑德琼来吃。郑德琼感激老人,认他做干爹,老人的老伴陈秀英自然成了郑德琼的干妈。

6年前,老人去世,郑德琼赶去帮着陈秀英处理好了后事。之后不久,陈秀英请人带话来,让郑德琼再去一趟。

再次来到陈秀英家,场景让她大吃一惊:陈秀英骨瘦如柴地躺在床上,头发乱蓬蓬的,身上又脏又臭,苍蝇蚊子胡乱飞舞。房间里一股霉臭味刺鼻,到处都是大小便、脏衣服,厨房里的肉和烂菜叶已经长霉了……原来,干爹和干妈无儿无女,也没有其他亲人。丈夫去世后,患有阿尔茨海默病和眼疾的陈秀英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加上仅靠着每个月两三百元的抚恤金无法维持正常生活开支,为了省钱,陈秀英只能去菜市买一些边角料的肉和去垃圾桶里淘一些烂菜叶回来吃,生了病也不知道去医院,只能找到熟识的人给郑德琼带话。

那一天,郑德琼和丈夫关义亮将陈秀英的屋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番。

临走时,看到陈秀英孤零零的,她于心不忍:“好歹她曾经关照过我,现在无依无靠了,我们就这么走了,她怎么办?”

关义亮了解和支持妻子:“那干脆就把她接回咱们家吧,方便照顾……”

那是2015年10月2日,陈秀英就这样被“捡”回了家。

当天,郑德琼花了两个多小时,给陈秀英从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理了发,剪了指甲。老人虽然时而神志不清,但那一天却条理清晰地说了不少话。

“她说,‘郑四妹’,我没得啥子东西给你哦,你拿我一个包袱来咋子……”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似乎还历历在目,郑德琼的眼泪瞬间就从眼眶中滚落下来。

看着老人混浊的眼睛,郑德琼说得很坚定:“你是我干妈,这是一辈子的事。我接你回家了,从今以后,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一口!”

老人过生日时的留影

悉心照料

不是亲妈似亲妈

说到做到。

有了郑德琼的照料,老人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吃了上顿无下顿,也不用再去街边的垃圾桶,捡些别人不吃的烂菜叶子。每次吃肉,郑德琼会把最好的一部分夹给陈秀英;每天早晨,郑德琼会给陈秀英穿衣洗脸做好早餐,安顿好了她再出门。老人的阿尔茨海默病越发严重,时常大小便失禁拉在身上,郑德琼会给她洗澡换衣裤,没有任何怨言。

陈秀英87岁生日时,郑德琼给她做了一大桌子好菜,请来亲朋好友和一些村干部为老人庆生:“妈,您高兴不?”

“你骗我的,过生日要吃生日蛋糕……”陈秀英执着于生日蛋糕的香甜,看到郑德琼端出大蛋糕,满脸笑容,赶忙把寿星帽戴上。一张现场的照片,把当天的美好定格在了大家的脑海里。

郑德琼给陈秀英续上了医保,还带她去打疫苗,因为害怕打针,那天临出门时,陈秀英两次尿在了身上,郑德琼给她换了两次裤子……

半年前,陈秀英突然右边肢体不能动弹了,吓得郑德琼赶紧把她抱到床上。在随后的两个多月里,陈秀英吃饭需要喂,屎尿需要人接,曾经一度被认为是要离世了,但郑德琼给她喂了药,慢慢地又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当陈秀英突然一下能抬手活动了,郑德琼高兴得笑出了声。

“我希望她健健康康的,活久一点……”郑德琼说,尽管照顾老人比较费神,但她从没想过放弃。

不离不弃

难忘“一饭之恩”

在郑德琼照顾陈秀英的六年里,她被问过最多的问题就是:你图啥?

图啥,郑德琼自己也说不清楚。干爹留下一套半产权的房子,在把陈秀英接回来时,为了帮她换户口簿,郑德琼顺带问了一下房子的产权,却被旁人骂是“觊觎”房子,气得郑德琼直哭。从那以后,她再没有问过房子的事。6年来,她就带着陈秀英住在乡下自己的房子里。

说起这个,福庆村支部书记洪绍荣情绪激动:“我都有点替她打抱不平!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一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老太太啥也不图,几个人能做得到?”甚至上门来卖馒头的小贩,听了郑德琼家的情况,连馒头钱都不收了,送给她吃。

一个月前,福庆村一场募捐活动搞得风风火火,募集的5万余元爱心款最后都交给了郑德琼。

别看郑德琼往家里“捡”人,其实她的家境困顿得让人难以想象:除了深受风湿病的折磨之外,她前年胃肠病变,切除了部分胃;而关义亮则因心脏肿大,随时可能心跳骤停,这也让他不能干重活;大女儿的女儿因为被烫伤,植皮需要花几十万元;二女儿嫁到了邻村,也患有心脏疾病。两年前,二女儿的公婆相继离世。一个月前,二女儿唯一的11岁女儿又被诊断出患有骨癌,住到了郑德琼家里方便照顾,现在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做一次化疗,手术费用需要约50万元。

祸不单行,几天前,郑德琼唯一的哥哥也因车祸去世,留下80多岁的老母亲,而嫂子肢体又有残疾……

这几天,郑德琼需要处理哥哥的后事,忙得晕头转向,但还是会抽空回家照顾陈秀英。一提到这个,她的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哥哥在世时赡养着母亲,那时就有人说郑德琼不照顾自己的亲妈,却照顾一个捡来的“妈”,“我的思想压力还是很大……”郑德琼说,家里人接连出事,最困难时,女儿埋怨过她,让她把陈秀英送回去。郑德琼狠不下这个心,在她看来,曾经陈秀英对她有“一饭之恩”,现在她无人照料,就这样把她送回去,如何还这恩情?

一个人默默扛着,实在很累时,郑德琼就一个人蹲坐在墙根下哭一场,然后打起精神继续张罗一家人的生活。

只有小学文化的郑德琼大字不识几个,微信上很多人给她捐款,她都只能用语音表示感谢,无法打字,但她心里知道,要遵从本心去做事:“我没那么多文化,我只知道要知恩图报。”

对于自己的亲妈,郑德琼还是计划着忙过这段时间,将她接过来,“我会撑着,哪天撑不下去再说……”她转头对陈秀英说,“只要我还在,就会让你有一口热饭吃……”

沉默了许久的陈秀英,这时在一旁碎碎念:“我这女儿好哟,要不是她,我可能早都死了……”

编辑:曾小龙
记者:丁洁   
-->